当前位置:首页 >> 普法专栏
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机构走向前台 专业司法更需社会支持
来源:     撰写时间:2018-02-12     字体大小:[ ][ ][ ]

2018年2月9日,中央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一大引人注目成果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共青团中央共同签署了《关于构建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的合作框架协议》。为了让涉案未成年人不脱离社会、将来能正常回归社会,一线公安干警、检察官、法官在办案过程中会给予未成年人特殊司法保护,同时也需要专业的社会力量提供心理疏导、就业辅导、行为矫治等服务支持。共青团作为党领导的群团组织,依托各级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发挥社会动员优势,积极构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社会支持体系。目前,北京、上海、浙江、福建等地检察机关与共青团组织广泛合作,开展实践探索,取得积极成果。

 通过框架协议,建立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机构,“一门受理”检察机关、共青团的工作委派,提供相关社会服务,或转介至相关职能部门、社工机构实施。同时,以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为突破口,推动未成年人警务、审判、矫正工作有效衔接,完善办理未成年人案件配套工作体系。

 这一始于未成年人检察的改革将妥善综合司法体制改革和群团改革,实现专业化办案与社会保护的配合衔接,充分发挥共青团作为群团组织、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单位(在全国绝大多数省市)、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组长单位的优势,按照“一门受理”的思路,实现未成年人检察社会支持体系的专业化、规范化和共享化。

 从未成年人检察切入只是开始、示范和支点,这一构建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支持体系的努力,还将拓展到未成年人审判、未成年人警务、未成年人司法行政等未成年人司法的全过程,并且还将逐步拓展至儿童福利体系和整个未成年人保护体系中去。其远景目标是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积极效果,形成国家与社会良性互动、互补的未成年人保护二元制度格局。

“政法一条龙”和“社会一条龙”是我国少年司法实践中的有益举措。未成年人司法不应是司法官包揽一切的“全能司法”。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社会支持体系的建设状况是检验一个国家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现代化程度的标尺。如果说自1984年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建立新中国第一个少年法庭以来三十余年,我国未成年人司法改革的重心在于推动公检法司建立未成年人司法专办机制上,那么以《合作框架协议》签署等一系列举措为标志,我国的少年司法改革将正式进入少年司法专办机制与社会支持体系建设并重的新时代,具有历史性重大意义。

相关附件: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9146629号    粤公网安备44120202000032
版权所有:肇庆青年网    电话:0758-2224094